(睇完呢篇野我覺得感受好深, 仲睇到喊添! 所以好想同你地 share 下, 尤其係最後果句... )
 
妳說,妳總是遇到說謊的男人。
 
妳談過一場很辛苦的戀愛,妳愛過一個總是說謊的男人,妳遇到太多說謊成性的男人,妳聽到太多人、太多事、太多存在於愛情的謊言。然後妳相信,原來世界本來就不完美,愛情本來就不忠誠,甚至愛的本身原來就是傷害。
 
那些日子妳學會如何在謊言裡生活,蒙上眼睛、閉上耳朵、忽視感覺,假裝妳什麼都不知道,然後妳笑著告訴別人:「無知的人們最幸福。」
這是妳所謂的生存方式。
 
妳總是在想,到底人當一個痛苦的天才還是快樂的傻子,何種比較幸福?
 
從小到大,妳就很容易信任別人,妳信任妳的同學,雖然他會偷妳的錢,妳信任妳的朋友,雖然他不一定喜歡妳,妳信任妳的死黨,雖然他有時會說妳壞話,妳信任妳的男友,雖然妳知道他常常說謊。然後有一天妳突然發現,那些傷害妳的人,往往都是你信任的人。
 
妳曾經愛過一個男人,他總是欺騙妳,妳受了傷從天真單純的女孩開始一夜長大。妳無法想像,有一天妳也會變成自己最討厭的那種女人,懷疑、猜疑、小心眼、沒有安全感的女人。
 
妳開始查他的手機、他的簡訊、他的Email、他的房間、他的垃圾桶,妳懷疑他是不是跟同事吃飯、還是真的跟老闆應酬,為什麼手機沒有接、簡訊沒有回,打給他的時候總是聽的到女生的聲音,不然為何他總是開無聲震動。妳嫉妒他的前女友、不斷問他的情史、上網Google妳的情敵,研究他說那些女人時的神情。
 
妳開始討厭妳自己,每當妳在查他的時候,妳多麼不願自己太過聰明,每當妳直覺不對的時候,妳總是能發現他背著妳欺騙。
 
妳終於找到他傷害妳的證據,妳苦笑看著自己自掘墳墓,或許妳很有成就感,但卻一點也不開心。當妳問他的時候,妳要親眼看著他說謊,妳看著他的時候心如刀割,妳彷彿自導自演一場戲,妳將刀子刺向自己的心臟,感受那劇烈的痛苦,看著妳的血慢慢的流下來,親眼看著自己的愛情走向死亡。妳在這一刻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崩潰,然後告訴自己:「妳看,是不是很痛?」
 
看著他說謊的時候,妳突然很憐憫他。妳不討厭他,妳討厭你自己,甚至妳很難去恨他。妳無法去恨妳愛的人。妳不懂那些嘴巴上說最愛妳的人,有一天會殘酷的傷害妳。妳更不懂,為何愛總是伴隨著傷害。
 
妳不希望自己是個善良的人,妳無法傷害他,更無法傷害另一個她。妳生氣時無法大聲怒吼,難過時不敢放聲哭泣,妳說,妳想當一個體貼的女人,即使妳受傷了,妳還可以擦乾眼淚故做堅強安慰他:「我沒事。」妳不想當一個任性的女人,妳在意他的情緒勝過妳的一切委屈。
 
他永遠要妳原諒他。
 
妳說,妳多麼不希望長大,多麼不希望知道這個世界是如此醜陋,多麼不想知道一個多麼愛妳的人,有一天也會欺騙妳。妳說,妳再也很難去信任一個男人。
 
妳寧可希望回到小時候,妳總是不解的認為人魚公主應該勇敢的殺了背叛他的王子,但是等妳長大了,妳會知道妳永遠無法去傷害背叛妳的人,於是妳情願化作泡沫,也舉不起那一把刀。
 
妳說,妳真的很不想長大。
 
成長的代價是我們越來越堅強、越來越勇敢,但是堅強與勇敢的背後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累積。每一次,妳都希望上帝待妳不薄、世界其實很美好,一定會有一個男人可以讓妳相信單純與幸福的可能,一定會有一個男人永遠不會傷害妳、欺騙妳。然後妳可以不要再當那個討厭自己、沒有安全感的女人,妳可以愛自己,因為他愛的是那個真實的妳。
 
妳永遠都不想當太聰明的女生,妳希望你從來沒有想查他的念頭,他能永遠讓妳踏實心安。
 
妳不想當一個好女人,妳不想痛苦時裝快樂、難過時裝沒事、憤怒時裝鎮靜,妳不想隱藏自己的委屈,只為了減少他的罪惡感。妳不想在妳最痛苦的時候,想哭泣的時候,還得體諒別人是不是會不舒服。妳不想忍耐、裝笨、體貼、大方,永遠原諒他,只是因為妳離不開他。

妳說,妳太瞭解謊言、太瞭解說謊的男人,他們說謊的理由、謊言的形式、圓謊的藉口,妳都到背如流。甚至他還沒開口,妳就知道他會說什麼。妳一次一次的失望,妳多希望有一天會有一天男人可以完全對妳忠誠。
妳說妳什麼都不要,只要忠誠。妳痛心的看著他,為什麼愛總是帶來傷害?
 
妳的男人說:「我再也不會傷害妳,請妳原諒我。」
 
妳苦笑著嘆了一口氣。
 
其實,親愛的男人你並不知道,
 
在你開口說謊之前,我就已經原諒了你。
 
 

pinky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