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迪詩 @ Cosmopolitan

想你

「思念」是世上最不公平的事。Well,也許你會說,愛情本來就是不公平的。

聽到一首曾與他分享的歌,會想起他。打開餐廳的wine list看見他愛喝的Talbot,會想起他。街角有一輛Aston Martin疾馳而過,會想起他。聽見他慣用的電話鈴聲,會想起他。思念,無孔不入。

你明知不值得,他根本不是當初你欣賞你仰慕的那個人啊,可你仍是無可救藥地日夜思念著他,想得心不住的絞痛。假如你知道對方有很大機會也在想你,還好。但有些情況是你明知對方早已把你忘記,偏偏你卻沒有一秒不在想他,遇著這種情況,簡直就想撞牆死。為什麼受著思念折磨的就只我一個人?It’s just not fair!

張愛玲曾把胡蘭成留下的煙蒂一枚枚的拾起,放在信封裡好好珍重。想念他的時候,就把那些他曾吻過的煙蒂放在掌心,靜靜感受從他嘴唇散發的氣息,即使她明知那個男人不值。

要我Daisy拾人家的煙蒂?You must be kidding!如果明知那人不值得我去愛,那他所留下的一切其實都是沒有意義的。我會丟掉他的照片,刪除有關他的回憶。很多人千方百計留住那些回憶,因為「受傷使我堅強」、「被騙令我成長」──都是bullshit。不如乾脆承認你捨不得忘記他吧。

在未能把他忘掉以前,思念仍是磨人的。即管暫時縱容自己,但必須定個思念的限期。假如他根本不值得我去愛,為何我要永無止境地想念他?快樂的我記住,痛苦的我忘記。去蕪存菁,就是天堂。

 

pinky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